日产生活垃圾1300多吨,佛山中心城区离垃圾分类还有多远?

搜狐焦点佛山站 2019-07-18 07:47:2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作为佛山中心城区的禅城,也于今年4月提出各镇街各选取1村1小区建设垃圾分类示范区的计划

      佛山禅城居民潘宇恒,家里每天平均产生两袋垃圾,一袋厨余垃圾,一袋其他垃圾。分开两个袋子装,最终投到楼道里同一个垃圾桶里。

  从事家具制造的刘强,每天主要的垃圾是烟头和矿泉水瓶,会按照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类分别投放到两个桶中。

  大学生莫秋雅,一般的生活垃圾是纸巾、饮料瓶等,遇到有分类的垃圾桶时会主动分类投放,仅有一个垃圾桶时只好扔在一起。

  连日来,省内的广州、东莞等市先后宣布将启动垃圾分类计划。作为佛山中心城区的禅城,也于今年4月提出各镇街各选取1村1小区建设垃圾分类示范区的计划,并首批投用了4个餐厨垃圾处理站,在垃圾分类回收和处理方面再进一步。

  记者获悉,禅城区相关部门曾拟定了垃圾分类实施方案,目前尚未得到批复。记者采访了解到,当前,禅城如果实施垃圾分类,还需破解居民意识不足、设备设施不到位、缺乏激励机制等问题。

  垃圾年均增长8%

  2021年前生活垃圾焚烧填埋处理量却须“0增长”

  禅城区常住人口123万人,来自禅城区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的数据显示,仅2018年禅城区就清理水面及沿岸垃圾约1800吨,清运生活垃圾47.72万吨。也就是说,禅城区平均每天产生生活垃圾1300多吨,人均每日产生1公斤多生活垃圾。据测算,垃圾还在以年平均增长8%的速度增加。与此同时,垃圾填埋场地不仅有限,还在减少。

  根据佛山市2018年制定的《佛山市城乡生活垃圾分流分类减量工作方案》,在2020年底前,佛山市基本建立生活垃圾分类制度,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35%以上。且该方案对佛山五区自2018年至2020年每一年的生活垃圾焚烧填埋处理量增长额设置上限。其中,禅城区2019年生活垃圾焚烧填埋处理量增长需控制在2%。到2020年,这个指标降低为0%。禅城区是佛山五区中唯一一个要在2021年前需实现生活垃圾焚烧填埋处理量“0增长”的区。

  面对逐年增长的生活垃圾总量,和2020年“0%”的焚烧填埋处理量增幅,禅城区的垃圾分类收集和处理迫在眉睫。

  据了解,目前,禅城区的生活垃圾收运处理模式为“户收集、村集中、区转运、市处理”。经上门或定点收集后,全部生活垃圾经由垃圾收集站密闭式运输至南庄固废流转中心垃圾中转站压缩,再全密闭化运往市内垃圾填埋场进行填埋处理。

  与许多中心城区类似,禅城区生活垃圾构成中,餐厨垃圾占到一半左右。如果不对其进行分类收集和处理,餐厨垃圾与其他如纸、塑料、金属等可回收物混合会导致相互污染,最终全都无法继续回收利用,只能填埋或焚烧,加重了环境和健康风险。有专业人士指出,填埋可能会污染土壤和地下水,以及排放出强温室气体甲烷和其他恶臭气体。

  而一篇题为《大力推进佛山市禅城区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收集的思路和建议》的论文显示,禅城区的垃圾中,至少有13%以上是可以回收的。“主要是各种饮料瓶、废纸皮、玻璃瓶、铁皮盒之类的,每天大概五分之一左右都是这些可以回收的垃圾。”禅城区恒福新城小区负责收运垃圾的赵大姐说,“这个小区租房子的少,我负责的另外一个小区由于很多出租户,可回收的垃圾更多,各种瓶子和快递包装盒特别多。”

  十几年前就已试点垃圾分类

  几次探索均难以持续

  禅城的垃圾分类历史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早在2002年11月,佛山市环卫处就已在玫瑰园等三个小区首次进行了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当时的做法是,环卫处联合物业小区管理处、居委会一起推动,首先对工作人员进行学习培训,熟悉分类知识和具体做法,同时在试点前一个月普遍对居民进行形式多样的宣传教育,还向参加试点的1943户居民派发22万个黄绿两色垃圾袋和5000个分类垃圾桶。并在祖庙等繁华路段和试点小区安装30余个不锈钢分类箱,建立了热线电话,这些措施取得了垃圾减量4%的效果。但4个月后,由于缺乏持续的资金支持、相当一些居民分类意识差等原因,试点即告结束。

  这之后的2007年6月,佛山市启动了全市性的垃圾分类收集工作,政府投资分类收集设施,在13所学校开展试点,向社会扩散影响。这项推广后来渐渐少被提及。

  2011年,佛山市中心城区生活垃圾分类的实施方案出台。

  紧接着,2012年,张槎街道创新性地做起垃圾减量试验,对生活固废和餐厨垃圾资源化处理,曾引起全国关注并被业界称道。当时,主推该项工作的企业负责人介绍,居民响应垃圾回收,便可以兑换“垃圾分类账户”里的积分和现金。在居民的支持下,垃圾从源头上可得到分类,固废垃圾会被回收利用,而餐厨垃圾则进行油、水、有机物的分离,提取出的油脂可以作为化工原料,卖给有资质的加工企业。而过滤出的有机物,在“生活垃圾智能化处理站”里经过6个小时的生物菌发酵,变成一种有机初肥用来饲养蚯蚓,蚯蚓可以作为蛋白饲料供应城市周边养殖户,其粪便则可以用来种植有机蔬菜。当时经过4个月的运作,设立的3个示范点已经实现接近70%的减量。2012年5月底,张槎新型城市垃圾管理体系建设论坛召开,30多位国内外环保专家及NGO组织负责人到场。当时长三角循环经济技术研究院(浙江)院长杜欢政表示:“张槎街道探索垃圾处理,干了大城市想干但是一下子还干不成的事情。”2013年后,这一探索也从公众视野中淡出。

  2013年,佛山“五个五”城市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完成。同年,某金属物资回收公司在某园区设置再生资源绿色回收亭,也在一年后悄然废弃。

  2015年,禅城区所有中小学校共98所开展垃圾分类工作,提出争取用3年时间实现学校的垃圾分类投放、分类处置率均达到100%。根据计划,实施生活垃圾分类的校园,由区城市综合管理局一次性配置分类垃圾桶到各学校,并由学校配发到各班,日后分类垃圾桶的维护、更新由学校负责。记者从几所学校了解到,目前校园的垃圾分类仍在进行中,不过只简单分为可回收、不可回收,及有害垃圾几类。

  要想实现垃圾分类

  还需突破居民参与度不高等几道坎

  “垃圾分类很麻烦的,一堆垃圾给我,我怎么分?外面的桶子放在那里,平时我们都是一大包丢出去啦。对我们来说麻烦得很,首先你们吃的东西,分开来放才好一点,全部都丢的乱七八糟,我们也难搞呀。”人民路环卫工人郭阿姨说。

  居民分类意识不足,参与热情不高,是很多城市推行垃圾分类难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妨分析一下上述禅城曾试点的两个典型案例,其一是玫瑰园等三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收集的案例。该试点起初宣传效果良好,推行顺利,却在实施4个月后宣告结束。原因之一就是当时政府没有就试点中遇到的具体问题提出预设解决方案,相当多的居民分类意识差,混装垃圾,保洁员多次劝说也无效。此外,据了解,当时的经费投入也缺乏持续支持,环卫处从运作经费中投入40万元,而其运作经费没有拨款,只能自筹。使得后续的宣传和设施更换都难以为继。因此,出现前期声势浩大,后期力度不足的情况。

  与玫瑰园等三个小区的试点类似,张槎的垃圾减量试验持续时间也很短暂,一年即停止。当时,环卫科技网的报道分析:“政企角色错位、企业缺乏有效盈利模式、居民嫌麻烦懒得参与,是试验戛然而止的三个理由。”有媒体报道,禅城区环城局张槎分局时任负责人曾表示,一年试点期间做了不少思考,要从试点工作中总结经验,认清民众、企业、政府、NGO组织和媒体在垃圾分类这项系统工程中的各自角色定位。政府应该作为一个主导者,从宏观上把握整个系统工程,在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制定上,不仅要对参与垃圾分类的企业和NGO组织进行扶持,还应该出台相关的奖罚措施,引导市民培养起垃圾分类的习惯。

  “垃圾分类应该建立相应的奖惩机制,这样才能既有约束力,又有正面激励。”禅城区一行政村有关负责人说。

  不过,佛山居民的环保意识和市民素质也在不断提高。“放了两个垃圾桶的,自觉分类扔垃圾的人还是很多的,我去收的时候看得出来,基本上饮料瓶都在可回收的桶里。现在佛山人的素质都高了很多,不像以前,一到晚上满大街都是吃宵夜扔的竹签和一次性餐盒,很难收。这几年创文基本上都没有了。”负责兆祥路垃圾清理的工人刘师傅说。

  “我觉得垃圾分类挺好的,一定要进行分类,废物回收可以再利用,对于城市污染治理也有很大的帮助。佛山有这些垃圾分类标识的垃圾桶,我就看到可回收就放到可回收的垃圾桶里,像是饮料瓶和塑料袋我会丢到可回收垃圾桶里,不然它没有办法降解,对环境污染很大。”刘强说。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李晓玲 摄影 戴嘉信 实习生 兰杰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